砂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生心血付江河

发布时间:2020-03-04 14:13:43 阅读: 来源:砂浆泵厂家

杨勇我们都是长江哺育的儿女,却只有他坚持体察母亲河的需求和疼痛。我们经常在键盘上忧国忧民, 只有他用脚步丈量每一寸土地。我不清楚,28年来他有多少预警和呐喊被人所忽视,我知道的是,他一直没有放弃细致的考察和坚定的呐喊。

长江长江我是黄河

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4亿人心里却只有一个长江。对于生活在长江边的4亿人来说,这条江的另一个名字就是母亲河。

若干年前,和先生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嘲笑我喝着他的洗脚水长大。长江流经他生活的泸州时清澈见底,河岸铺满鹅卵石。而我的家乡九江则河面宽阔,是我们可以乘船去往各地的通道,是儿时可以戏水游泳的天堂。

我们都爱长江,而爱的方式几乎都是索取。只有一个人,他的爱如此不同。

1986年,少年的我呼朋引伴到江边去看长江漂流队经过。那时,并不知道这是一次伟大的旅行。一群年轻人,依靠最简陋的漂流设备,从长江源头下水,经过175天的水上殊死搏斗,创造了首次无动力全程漂流的奇迹。2000年,美国国家地理的《冒险》杂志,评出了世界上25个最危险最刺激的旅程,长江漂流名列其中。

长江第一漂,杨勇的14个队友死去8个。多年以后说起这次漂流,杨勇总是语气平淡,只是在说起他弟弟时有些动容,眼里有泪花。当年在长漂队挑战虎跳峡前夕,他弟弟独自驱车由攀枝花赶往漂流现场,为哥哥鼓劲加油,虎跳峡是长江上最险要的峡谷,长16公里,落差达到200米。结果他弟弟未及到达漂流,便出车祸身亡。

正是这次的生死磨练,让杨勇找到了一生的事业方向。长漂结束,杨勇辞去了渡口矿务局机关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长江研究中,至今已经28年。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地质系的杨勇,认为漂流和步行是调查研究江河地质状况的最好方式。长江、高原就此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在没有汽车的年代,杨勇徒步考察了长江的所有干流直流。每一年他最少有一半的时间在路上,在人迹罕至的野外。另外的一半时间他用来挣钱,支持自己的科学考察。多年以后,他已经对长江沿途的点滴变迁了然于胸,掌握了堆积如山的第一手地质和人文资料。

每次考察都不知能否生还

都说人生就是旅行,而对于杨勇来说旅行就是人生。家在成都,他却从不属于这座以安逸著称的城市,永远行走在江河之间。

多年前的川藏线坎坷之旅至今还会成为我的谈资,时常引发听者的惊叹。但这样的日子杨勇坚持的28年,上万个日日夜夜。用网络流行语说,在杨勇面前,我被秒成了渣。常人眼里惊险刺激的野外生活,杨勇习以为常。

每一次的考察都是一次探险,每次考察都不知道是否能够生还。长年游走在高山峡谷间,杨勇重复最多的就是:陷车,下车,下千斤顶,满地找石头,把石头铺在轮子下,把车顶起来,前车发动,拉车,一次不行,两次,三次......十多次,欧了!同样的事在沼泽做,在山顶做,在冰河上做,在烂泥里做。这样的事情经历一次或许是豪迈是浪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什么处变不惊,智勇双全都是浮云,坚持下去才是硬道理。

最经常的情况是,一次惊心动魄的探险过后,其他队员难以忘怀的是饥饿、惊险、激动、感怀、尊严、生死与共的男人情怀等等。他则永远一脸淡定,最多一句川味口头禅,有啥子嘛?

如果说有什么让他兴奋的话,是他新收集的诸多数据和全新的观察成果。无论怎样的险途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一次野外考察。

难得的回到城市的日子,杨勇多半会困在斗室里苦思闷,思考怎样尽快把此次探险考察搜集的东西消化整理,形成结论性论文或者报告。我老是觉得事很多,时间不够。对我来说,这里只是一个短暂休息的地方,高原对我永远是诱惑。杨勇说。

我不是唐吉柯德

时隔多年再次与杨勇坐在一起,他已是头发花白,满脸沧桑。神奇的是,他还是会绽放孩子般天真的微笑。

这次他拿出了一本厚厚的书送给我,《龙门山低劣山崩》。他从地质学的角度,对512地震做了全面的探察,为将来留下一手的宝贵资料。2008年以来,他每一年都会到震区进行地质考察,他希望自己的发现和建议有人听。

杨勇从来就不是唐吉柯德,他一直在提供建设性的思考,只是现实残酷,他考察的结果总是和理想相违背。他的话一遍遍表达,却难以被决策者听见。1998年我跟着杨勇拍摄长江支流随处可见的采金船,对河流破坏极大。但16年过去,这些采金船仍然在,只是生产的地点不断往上游推进。杨勇的焦虑和耐心一直都在,仍然寻找一切的可能表达他的观察和呼吁。

20多年来,杨勇没有与任何人作战,对大自然也心存敬畏。他比任何人都爱这个国家,爱他行走的每一寸土地。他一直在温和表达,真诚等待。他不屑于炒作自己,提高声望,从而让自己的声音更有分量。让他尴尬的是他的身份,他从副处长的岗位辞职,就一直飘在体制外,自由,有时也意味着无助。

好在杨勇从来不曾孤独,这些年他的身后始终有民间和退休科学家的支持。在连一块面包都买不起的时候,他的伙伴都未曾离去。终究,他不是唐吉柯德。

采访手札:

置身数字时代,杨勇有了微博和微信。他仍然专注他的考察,在网上分享有关江河的点滴。据说当下得大数据者得天下,这样看来,杨勇其实是数字时代的富翁,他掌握了太多这个国家河流变迁的第一手资料。既独家又全面,还有免费的专业分析和建议。

他的朋友曾经罗列过他这几年的著述,有《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国家公园构想》、《西藏易贡特大山体灾害的影响和对策》、《雅鲁藏布江生态与环境》、《南水北调与生态变迁分析》、《金沙江河谷生存与发展问题忧思》、《近十年来长江上游生态环境退化与对策》、《川滇藏三江流域综合开发》、《川滇藏区中国香格里拉自然文化公园旅游经济圈构想》等

沈阳西服制作

山东西装定做

太原西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