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一领导力专栏鲍勇剑公共政策创新力觉醒的威力

发布时间:2020-02-13 23:34:01 阅读: 来源:砂浆泵厂家

要建立一个创新国家,市场创业英雄和公共政策精英必须旗鼓相当。商业历史教授钱德勒(Alfredo?Chandler)在《看得见的手》中总结道:美国社会20世纪初的商业大发展得益于私营和公共部门精英之间的专业化竞争。双方忠诚于各自信仰的社会发展理念,相激相荡,因此造就一个相互制衡的活跃制度。

上个星期,熔断与快播案件公开审理,暴露出来的深层问题是市场对公共政策的对峙态度。“痛点”即是机会,从这两个事件来看,为了经济创新,公共管理能力失衡必须改变。改变它,如欧洲史专家犹德特(Tony?Judt)?建言,从纠正话语权开始,认识公共政策的创新领导力。

公共政策在产业创新中的作用长期被曲解。涉及创新经济活动,政府于何时进场?我们听到的一般告诫都是:除非市场失灵,政府不应该干预。如果真如此,套用凯恩斯的说法,公共政策就真的“成为几个陈腐经济学家的奴隶了”。不幸的是,这样的告诫一再被重复,误解被当作事实。

事实上,所有的产业创新都先经由公共政策开路,奠定技术和人才的基础。然后,私营企业树上开花,利用市场化的金融工具收获最丰盛的成果。在新书《创新国》中,玛祖卡托(Mariana?Mazzucato)以详尽的数据显示,从半导体、互联网、医药、到纳米技术和新能源,美国和欧洲所有的新兴行业都得益于来自国防、卫生和能源等政府部门的直接和间接投资。以人们津津乐道的创新英雄企业苹果为例,它的12项核心技术均源自政府的科研项目。事实上,乔布斯(Steve?Jobs)鲜有原创技术,他更像是公共投资创造的新技术的最杰出组装工程师。

曲解公共政策创新领导力的后果很严重。它首先强化了经济利润的不公平分配,其次损伤公共部门精英的积极性。例如,玛祖卡托的研究显示,抗癌药Taxol年度药费为20000美元,制造成本约1000美元。生产药厂仅向原创机构美国卫生署支付0.5%的特许费。类似的情形普遍存在。

在新书《新技术的胜算》中,我也详细说明创新英雄埃隆?马斯克(Elon?Musk)受益于公共政策投资的事实。如果没有来自能源部的4.6亿美元的贷款信用,特斯拉电动车不可能问世;如果没有NASA的采购计划,也没有SpaceX。但在同一时期对其它企业失败的投资却让政策机构灰头土脸,受尽诟病。上述现象不仅在美国,北欧、以色列和中国也一样。只要是产业创新,政府参与都是成功必不可少的条件。同时,政策制定者却越来越惶恐,担心个案失败带来的社会误解。由此,不敢作为的公权力成为新的社会病态现象。

必不可少,却动辄得咎,其中公权力腐败是重要的因素。除了反腐败,要恢复受严重损伤的公共领导力在创新经济中的作用,我们必须厘清下面的概念:

1、公共政策是新产业机会初始结构的真正创造者。哲学家德里达(Jacques?Derrida)说,“……当充满活力和意义的内容处于中性状态时,结构的形象和设计(的重要性)就显得更加清晰。”公共政策的领导作用就是为处于茫然无方向(中性)的市场创造一个初始的产业结构。源此,活力迸发,原力觉醒,意义有了价值参照系。各国创新历史显示,私营企业善于管理风险,公共政策最能转换不确定性为可以管理的风险。奈特(Frank?Knight)的不确定性,即对不知的无知(unknown?unknowns),风险,即事件的概率分布造成的影响,二者相关却不同。不确定性为老子所说的0,事件的概率分布为老子所说的1。凡涉及创世纪性质的产业创新,犹如从0到1。可以确定的是,公共政策的领导力无可替代。

2、公共政策与私营企业,它们二者为共生的创新伙伴。只允许单方牟利,系统无法共生。因此,我们需要修改新古典经济学对政府干预的看法。在产业创新上,政府不是等市场失灵才出现,而是创造和引领市场。我们还得修改现有的风险与利润分配机制。“只有私有股权才能分红”的历史认识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创造市场,承担初创风险的政策参与应该有相应回报权益。同时,政策参与项目也应该被视为创新投资的组合。评估政策效应时,我们需要看组合的整体表现,而非孤立项目之得失。

对于公共政策创新领导力的角色和作用,丹麦政府的做法值得借鉴。2002年,丹麦商务部引进社会力量,成立“思维实验室“(MindLab)。13年来,他们发现,公共问题往往是一个连续不断的社会现象,例如老龄化和同性恋。它们永远无法解决,但可以一直在处理中。政务创新要寻找更好的处理过程(Address?the?problem),而非更有效的问题解决方案(Solve?the?problem)。

思维实验室的发现颠覆了传统的政府权威概念。政务权威不再是维持正确,而是促生可以共同接受的政策形成与执行过程。通过亲身体验,民众开始信赖政务权威。妥协、共存、合作、渐进改良成为公共管理的主旋律。实验室主任普仁告诉我,他们正在试验“政务创业”,帮助公务员理解,政务创业允许失败,鼓励尝试。失败并不会损害政府权威,反而会凸显已经验证过的公共服务值得信任。

社会学家拉图尔(Bruno?Latour)嘲笑那些担心公共实践有“意外后果”的旧思维:“?一切计划都有意想不到的后果。它与计划质量无关,它是行动的本质。你不可能想好了再行动。你只能试验,然后知道一点,再继续尝试”。拉图尔的行动主义可以为唤醒我们亟需的公共领导力服务。

(作者为加拿大莱桥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特聘教授,他最近致力于研究创新领导力)

中山代理记账单位

广州注册公司多久

商标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