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门岭之战契丹与粟末靺鞨的对决

发布时间:2021-01-07 10:22:06 阅读: 来源:砂浆泵厂家

天门岭之战:契丹与粟末靺鞨的对决

自南北朝以来就有大批靺鞨部族迁往内地,尤以幽州、卢龙为最多。据《北蕃风俗记》记载:隋代开皇年间粟沫靺鞨与高句丽发生战争,粟沫部败北。为避高句丽兵祸,酋长突地稽率 矢赖、窟勒突、悦稽蒙、越羽、布忽赖、普稀、布布括利 八部近两万靺鞨人放弃夫余城(今吉林省吉林市)内迁至辽西柳城(今辽省宁阜新市东南)。唐初武德年间粟沫靺鞨乌素古部内迁辽西慎州(今辽宁省建昌)。628年又有粟沫靺鞨愁思岭部内迁辽西黎州(今河北省抚宁)。唐灭高句丽后大搞强制移民,因此又有大量曾经臣服于高句丽的粟沫靺鞨、白山靺鞨被驱至营州一带,而渤海大氏即在其中。约到696年之前幽州以东辽河以西的靺鞨人口已达6万人以上。

696年秋营州之乱爆发,李尽忠自号无上可汗屡破唐廷官军,一时声威赫赫。居于辽西一带的靺鞨各部与高句丽遗民自然不得不臣服于李尽忠,为其马首是瞻。当时营州的靺鞨酋长 大.乞乞仲相,乞斯比羽先后率部臣服叛军,李尽忠还加封大.乞乞仲相为舍利(契丹语帐官)。一年之后孙万荣败死,唐军陆续收复河北、滦辽诸失地,同时也将曾经参加叛乱者或与李孙二人有牵连者视为“叛逆余党”一一进行反攻清算。大.乞乞仲相与乞斯比羽为避祸只好又上表向唐廷请罪希望得到宽恕,武则天为暂时平息局面接受狄仁杰的安抚建议以作刁买人心,谎敕赦其部众无罪,封 大.乞乞仲相为震国公,封乞斯比羽为许国公。然而好景不长、当局势稳定之后,唐廷凶像尽现。负责反扑的唐将武懿宗等人对本已放下武器的契丹降兵大开杀界“皆以为反,生剐取其胆”,“奏河北百姓从贼者尽诛之”。697年中秋降唐的契丹将领李楷固为表忠心特向武则天请命清剿曾依附叛军的靺鞨部落,武则天大喜“授其官爵,委以专征”。生性凶残的李楷固果然不负圣命,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将乞斯比羽部击败,属下靺鞨民众万余惨遭涂炭,无论妇孺为唐军“尽屠之”,酋长乞斯比羽为唐军俘获后被施以陵迟酷刑处死,首级献于唐廷。

剿灭乞斯比羽部之后,唐廷又将屠刀对准了下一个目标乞乞仲相部。但、更严重的是老酋长乞乞仲相偏偏又在这个危难关头忧急病逝。大难临头之季老酋长乞乞仲相之子祚荣在部众拥戴下临危受命,毅然接过了这副重担。当时李楷固的讨伐军到达汝罗城(今辽宁省老军堡)已经近在咫尺,形势极其危急。垒卵之季祚荣作为年轻统帅确实不负众望,他审时度势,认为唐廷剿灭之意已定再向唐廷请降已无可能,而北方突厥虽表面支援实则不怀好意,此时对两方都不可抱任何幻想。而东北老家因高句丽新灭强敌已无,唐朝与突厥的势力在那里又鞭长莫及。于是当机立断,率领族众与高句丽遗民所部携家带口两万余人,于公元697年深秋秘出营州北界向粟沫部老家忽汗州方向东奔。

当时祚荣部欲向东逃难的大路有三条:一是经汝罗诚走襄平南道渡辽河至辽东郡(今辽宁省辽阳市)为南道;二是过怀远镇(今辽宁省北镇)东渡辽河走襄平北道至国内城(今吉林省集安)为中道;三是经通定镇(今辽宁省新民以北)渡辽河再折向东南到新城(今辽宁省抚顺北)为北道。而以“善用兵”著称的祚荣对此三条道路均未选择。原因是汝罗城正在追兵方向南道不可走,唐朝安东都护裴玄圭控制国内城中道不可走,辽东城也在唐朝都督高仇顺的掌握之中北道也不可走。为迅速摆脱唐军追击,祚荣率部众出其不意,夜渡芒牛河经山间小路迂回到营州东北的天门岭(今辽宁省阜新西北鲁儿虎山),在今辽宁康平口以北渡过辽河,这条路看似绕远,但在山地丘陵的掩蔽下确有利于隐藏行踪。前来追击的唐军李楷固部刚到大陵河东岸就扑了个空,几经周折才发现祚荣的去向,于是马不停蹄、穷追五日,终于在延津城(今辽宁省开原东南马家寨山城)赶上了逃难中的祚荣族众,并迅速击溃了祚荣部留以垫后的小队人马。

当闻唐廷追兵将至祚荣属部族人一片惊恐,妇孺老弱抱头痛哭。祚荣见此情景已无法回旋,急与部下安排托当地高句丽遗民帮助先将家眷护送至延津城暂避。自己率所有男丁备马利刃,誓与唐军拼死一搏。趁李楷固大军尚未到达,祚荣选定延津城周边地势迅速作好了战斗布置,他另战士们伐木为篱依山城南坡有利地形布成扇形阵以待敌军,又点两千人马于城南沙河东岸丘陵密林中设伏,自身亲率三百骑滨沙河横阻其道,作正面军以迎李楷固。一切安排就绪、时至午后,西南一面烟尘四起幡铄如林,唐廷派来的讨伐大军蜂拥而至。唐军主将李楷固向来以勇悍著称,史书记载他“每陷阵如鹘入鸟群、所向披靡”。当听说祚荣亲自迎战就在沙河对岸,心怀累次扑空之恨的他早已急不可待,大笑道“彼当虏及,以何却”,遂急命全军涉沙河,欲歼灭所有逃敌、生擒祚荣。见唐军步步逼近,祚荣却立马巍然不动,旗下三百将士见统帅镇定自若也信心倍增、畏惧顿消。当疵面狰狞的敌人已渡河既在眼前时,祚荣挥刀前指下另接战,率领众骑冲向敌军。刚刚上岸的唐军本以为又可痛快屠杀一翻,并未想到逃跑中的“猎物”也敢反抗,自是粹不及防,着实挨了祚荣这迎头一棒。在后压阵的李楷固见前锋被杀的东倒西歪,不由得暴跳如雷,急另中军骑兵全线冲杀必取祚荣首级不可。祚荣见诱敌追击的计策已经奏效,便不敛战,即命部下全体撤退仰作溃败之状,多勇少谋的李楷固见此情形启肯放过,立即催马随后追赶,直至延津城山下。延津城周山半环,虽不高,却成马蹄状,为有东南平坦,地随坡高、道路渐陡,骑兵一旦冲到这里便会因地形制约速度自然减缓,左右颠簸型不成阵。祚荣骑兵赖人数少,上坡后便迅速分成小队退入木篱背后,而当李楷固的大队骑兵冲到山前时,其先头部队因山坡崎岖一时前进受阻,而后队人马又因奔驰过快拥作一团,人叫马嘶号令根本无法传达。此时被祚荣预先布于木篱后面的靺鞨射手皆搭箭在弦,闻号令瞬间齐发、矢如雨下,坡下的唐军骑兵哪经的起这一打击,顿时阵脚大乱。祚荣见战机已到,立即驳马回身大喊“与毙仇敌无赦”二次率军杀入敌阵,属下将士们皆深知背后就是妻儿老小,而仇敌即在眼前,断无后路可退,于是无不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勇猛异常。在祚荣的率领下守卫延津城的全部靺鞨将士均投入战斗,他们居高临下依地形之利重创唐军。李楷固见战况不利忙又投两翼骑兵出阵,并急催后军步兵迅速渡过沙河以为增援,但另李楷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招却正中祚荣计策的下怀。正当唐军步兵半渡之时,预先藏在河东岸山林中的伏兵依祚荣之计突然从林中冲出,直扑正在渡河的唐军步兵,其中数百高句丽兵均乘马持矛以赤刃分脂之势将唐军大阵一劈两半,一时间唐兵溺死水中者、弃甲逃遁者不计其数。李楷固本率前军交战正紧,却忽闻身后杀声四起,忙催马回巡,竟得知后军遭袭业已溃散,大惊失色中方如梦初醒知自己是中了祚荣的埋伏。两千伏兵很快杀到,祚荣知计划已成,便更加沉着,指挥部属前后夹击以利全歼敌军,夺取最后的胜利。数时之后,唐军业已力不能支,死伤太半,战至黄昏,唐军全阵崩溃,将领们如未战死者及作鸟兽散,而剩余兵卒则四下奔命抱头鼠窜。主帅李楷固见此情景,即知大势已去,只得卷旗换马,幸得天黑隐蔽,为百余亲卒掩护向西突围,逃之夭夭。待其数日之后回到营州时已是“仅以身还”了。

新疆妇科医院

哈尔滨眼科医院

广东尖锐湿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