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砂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泸州广场舞引发口角致一大妈死亡组织者成被告《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23:49:50 阅读: 来源:砂浆泵厂家

魏某是泸州市江阳区人,现年52岁。今年6月18日晚,他与妻子李某带着3岁的外孙来到大梯步广文化广场散步。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散步竟成了他与妻子的永别,并引来一场官司。昨日,江阳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生命权、健康权纠纷案。经过半天的庭审后,法庭宣布择日再审。

广场舞引发口角致人死亡 谁之过

案由:散步者跳舞者口角致人亡 广场舞组织者成被告

今年6月18日晚上20时许,魏某与妻子李某带着外孙(3岁)何某到大梯步文化广场散步,何某见到其同学王某(3岁)也在其祖母的带领下前来散步,两小孩便突然摆脱大人,快步跑进一正在跳舞的中老年妇女广场集体舞的方队内。李某立即上前将两个小孩拉出,以防影响别人舞蹈。不料,方队中仍有一人道:“你不把娃儿看好点,给你踩死了不负责哈……”李某受不了,便与其据理争辩说:场地是公共休闲场所,不是少数人(跳舞者)买下的。随后,方队中更多的大妈围着李某大骂,不到七八分钟,李某因不堪忍受,愤急之下,倒在地上当场死亡。

庭审中,魏某的代理人还出示了李某的尸检报告,显示李某主要是因冠心病发作死亡,诱因是吵架。

事情发生后,魏某及家人将该方队中的杨某等4人告上法庭。认为杨某等人身为群众性娱乐活动的组织者,负有安全保卫之义务。却因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均未履行到应尽的义务,反而亲自或纵容其参与人员对李某吵骂,呈围攻性,致使李某疾病突发当场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认为杨某等4人应当承担该损失30%的赔偿责任。为此,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杨某等4人共同赔偿李某死亡的人身损害损失19万余元,同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庭审交锋:被告:不是适格被告 拒不承担任何责任

庭审中,杨某等4人均辩称自己不是组织者,只是为舞者团队热心服务。虽然每年收了队员30-40元不等的费用,但这些都是队员自愿交纳,不交纳也不勉强。而且团队很松散,没有谁管谁,谁先到谁就先去拉音响等。何况事发当晚,有一人没来跳舞,有两人在领舞,另一人因身体原因坐在旁边休息。领舞的两人由于站在最前排,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待知道时,警方都来了;坐在一旁休息的在发现有人争吵后,马上上前将李某劝开了。李某也听了招呼没再争吵,当时跟李某在一起另一大妈却仍不听劝在吵闹。哪知没过多久,李某就突然倒地了死亡了。

杨某代理人辩称,杨某等人不是适格被告(即不合乎法律规定的 要件或成立条件),魏某等人要求杨某等人赔偿毫无理由,所以在谁是适格赔偿主体都没弄清的情况下,一切索赔毫无依据,为此,他们也不会作过多辩解。如果实在要索赔,理应找事发当天与李某吵骂的人。

原告:如果现行被告不适格

不排除追加所有舞者为被告

庭审中,魏某说,自事发后到现在,舞者一方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给他们赔理道歉。

魏某的代理律师辩称,杨某等4人就是该广场集体舞的组织者(这个组织在这里是指召集、带头性质的群众活动)。作为组织者,对参与人员是负有监管、教育和引导义务的。所以,作为安保义务人和监管义务人,她们是有机会、有条件避免这个意外的发生,但她们却未监护、未防护和未制止这个意外的发生。同时,从诉讼诚信角度来讲,杨某等4人明明可以指证骂人者是谁,但却在陈述中相互隐瞒真相,给魏某等索赔带来困扰。为此,在诉讼对象上,他们还将保留一定的权利,如果法庭认为杨某等人不是合格主体的话,那他们将不排除将所有当天参加跳舞的人追加为被告(这种诉讼方式为共同危险行为类型)。

各方说法:市民建议广场舞应集中规范

昨日的庭审现场,记者看到很多广场舞者都自发前来旁听,都想关心和关注该案的进展。记者了解到,事实上,李某因与广场舞者争吵意外死亡的事情发生,早在市民以及广场舞爱好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为此,记者特别走访他们,听听他们是如何说广场舞的。

广场舞团队负责人:

队员有必要签免责同意书

苏女士从2004年开始在大梯步文化广场跳广场舞。目前,她所在的广场舞团队成员有100多人,每天晚上都在大梯步文化广场跳舞。苏女士告诉记者,李女士的事情发生后,她作为广场舞团队的负责人之一也想了很多。

“以前广场舞是没有门槛的,只要是爱好者都可以参加,大家交点基本的费用就来了。”苏女士说,但从最近开始,他们要求每位新加入的队员都要让子女签同意书。

记者了解到,在苏女士说的同意书中,涉及到如果队员在跳舞过程中自身身体出意外、队员和其他人发生纠纷、队员在跳舞过程中发生碰撞等,均和广场舞团队无关。

苏女士表示,正规的广场舞团队都有几个主要成员,但也要缴纳费用,只是义务在为大家服务。“如果出了什么事,让这些人来承担责任,那是不公平的。”苏女士说。

广场舞队员:

常有小孩子跑进队伍

因为家离大梯步广场不远,每天晚饭后,叶女士和罗女士都会赶到大梯步文化广场跳舞。

叶女士告诉记者,他们的队伍每天大概有七八十人,在大梯步的第二级台阶空地处跳舞。因为他们跳的是健身操,所以队员与队员之间有一定的间距。加上跳广场舞的时间和市民晚间散步的时间比较一致,所以有小孩子跑到队伍里是常有的事。

记者了解到,就在今年8月,大梯步文化广场就曾发生过小孩子和广场舞队员发生碰撞的事件。

“当时小孩的车把一个五十多岁的队员撞倒了,手脚都受伤了。后来110都来了,但孩子的家长拒绝任何赔偿,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叶女士说,所以他们见到小孩进到队伍里来,一般都会很小心。

市民:

广场舞应适当集中 规范场地

今年26岁的小方是江阳区一所中学的教师,对遍地开花的广场舞,小方有自己的看法。

“比如我家附近的小公园,场地本来就不大,广场舞占了最大的空地,每次带着小孩子出去都生怕碰着了或者撞着了。”

小方表示,目前的现状是,哪怕是小区的空地,只要是地方足够大,一般都被占了跳广场舞,对市民正常的休闲也是有影响的。

“最好是集中规范,同时对时间、音量进行控制,以免影响其他的市民。”小方建议说。

记者手记 跳舞健身是好事安全意识要树立

记者在大梯步文化广场看到,不到下午3点,就有大量的市民朋友趁着好天气在广场上“一展舞技”。有跳双人交谊舞的阿姨,也有随着音乐活动身体的老年人,跳舞的、围观的、散步的不下百人,广场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附近一居民还告诉记者,广场上锻炼的人群基本上早、中、晚都有,天气好时,光跳舞的人就有四五拨,基本每天都有几百人。“其实跳舞没什么,也是城市的一种文化,说明大家的生活都好了。但透过李某的遭遇,舞者们是否也该警醒或意识到,广场舞也存在安全隐患。为此,记者将在采访中搜集到的一些安全问题一一列出,以提醒舞者们注意安全,快乐跳舞。

音量不能太大。噪声可对听力造成损伤,也可能诱发多种疾病,还会干扰到正常生活和工作,特别是中高考期间,更要注意。

场地选择要合理。场地选择一定要科学,不能图方便随地“取材”,特别不能占用消防通道,紧急通道,交通要道,人行通道等。

用电一定要规范。不能私拉乱接电源,特别是电线的材质一定要符合规定。很多舞者图方便,通常随意用一根喇叭线就行。其实这种喇叭线里面是多股铜芯,外面仅有透明塑料包裹,无承重、无抗拉、无耐腐等功能。广场上,好多儿童在玩电瓶车、轮滑……如果不慎压破该线的外保护层,或者女生的高尖根踩破保护层……触电事件,在所难免。

保护人身财产安全。广场舞活动场地大多都是人流、车流量比较大的地段,有些甚至选择在路边,因此跳舞者的人身、财产安全便存在重大隐患。

记者 陈明蓉 彭禹

nbalive

神之大陆最新版

JJ彩票安卓版

全民天天抓娃娃最新版